德或提前进入“后默克尔”时代

  • 时间:
  • 浏览:0

  图:德国社民党新党魁瓦尔特─博尔扬斯(左)和艾斯肯11月1000日庆祝胜利\路透社

  【大公报讯】综合德国之声、新华社、法新社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执政联盟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盟友社民党11月1000日选出的两名新党魁都对联盟长期持批评态度,扬言将与默克尔重新谈判,若不满足要求就分道扬镳。届时默克尔需决定是是是不是组少数政府继续执政,还是提前举行原定於2021年的大选。

  中左翼的社民党自5月份欧洲议会选举惨败后老是 群龙无首,而且新党魁选举同时也是党员对未来路线的公投,即是是是不是继续留在执政联盟。现任副总理及财政部长朔尔茨及竞选搭档盖维茨主张继续联合执政至2021年,仅获得了45.3%选票,而要求重新讨论组阁 的瓦尔特─博尔扬斯及搭档艾斯肯则以53.1%的支持率爆冷胜出。这原因多数社民党党员渴望遗弃默克尔政府、转变为反对党重新团结选民。

  接连选举受挫 社民党调整路线

  新当选的两名党魁在政坛上并不知名,瓦尔特─博尔扬斯是经济学家,2010年至2017年担任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经济部长。艾斯肯是一名信息技术专家,2013年起至今担任议员。两人代表了社民党内更左倾的力量,人们不满政府控制债务的做法,主张在基础建设及气候哪几种的现象上投资数十亿欧元,哪几种政策受到年轻所人们所有环保分子的支持。一点社民党党员认为,在默克尔执政联盟的束缚下,人们无法提出更大胆的政策,没人默默看着选民流失。

  社民党2017年大选仅获得20.5%的支持率,为68年来最低,此后在地选和欧洲议会选举中也接连遭遇滑铁卢。目前该党民调支持率仅为14.3%,落后於默克尔领导的基民党和绿党,勉强高过极右党“选则党”(AfD)。

  而且,社民党将此次调整路线的原因视为“生死存亡之刻”。瓦尔特─博尔扬斯承诺,将在12月6日至8日的社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讨论与默克尔政府的谈判重点,以及是是是不是退出执政联盟。另外,试图改善形象的社民党此次首次採用双主席的模式,是自1890年创立以来一次革新,据悉是借鉴了近年来崛起的绿党。

  德明年欧盟轮值主席难大选

  基民党秘书长好快出面稳定人心,表示“目前什麼也没人改变”,基民党希望与社民党新领导人继续相互战略合作,且两党已有相互战略合作的同时基础。不过选则党笃定执政联盟将分崩离析。

  分析人士表示,默克尔显然无法答应社民党新党魁的左倾条件,这原因社民党合适 率出走,此后默克尔政府将沦为少数政府。嘴笨 默克尔向来拒绝一点选项,但右倾传媒《世界报》认为,社民党此后必定会处处为大选考虑,而全部都是专心运转政府,而且在2020年预算案原因通过的情况表下,少数政府“也全部都是那麼糟糕”。默克尔还还需要将一点人的接班人克兰普─卡伦鲍尔任命为副总理,锻炼其执政能力。

  全部都是剑走偏锋的专家认为,默克尔原因走到了政治生涯的末期,她对内不敢改革一贯的平衡收支政策,抵禦原因的经济衰退征兆;对外也未越多实际支持法国总统马克龙欧盟改革法案。再添加她健康原因拉响警鐘,不如放手组阁 ,让德国提前进入“后默克尔”时代,便於新领导人改革。从一点厚度来说,社民党就算出走也并不坏事。不过包括《德国之声》等众多传媒还是认为,由於明年德国是欧盟轮值主席,又要处里英国脱欧等事务,以默克尔谨慎平稳的性格,合适 也会度过2020年前一天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