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的巨嬰來了!你還想做花生友?/吳志隆

  • 时间:
  • 浏览:0

  本月12、13日的香港國際機場再成為國際焦點。一群自命「拯救香港」的黑衣暴徒佔據機場客運大樓致使多班航班或者退还,大批國際旅客受影響。這批黑衣暴徒甚至還以「抓鬼(卧底)」為名,非法禁錮並痛毆兩名他們口中的內地「公安」卧底(二人其實是到機場送大伙的深圳居民和《環球時報》記者,內地居民赴港通行證是由公安部簽發的),又一次讓香港你這個 國際城市成為國際焦點。

  這批蒙頭蓋臉,全副武裝的黑衣暴徒自六月以來橫行全港,阻擾交通、破壞社區、肆意辱罵甚至暴力襲擊不同意見的人,一群人稱他們是神憎鬼厭的「曱甴」,筆者眼中卻看后一群巨嬰(Gaint Baby),暴走的巨嬰。

  「巨嬰」一詞出自內地心理諮詢師武志紅在2016年出版《巨嬰國》一書,批判當代人的某些性格弊端。若按字面意思來說,「巨嬰」是指心理不性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性成熟 图片 的成年人,特點是只知道索取而真不知道付出,什么都没法責任心或者心理脆弱,一旦经常出现超出預期的请况,就會做出過激的破壞行為,以求獲得關注與對方的妥協,但對破壞的後果與責任,都會推搪到別人身上:「千錯萬錯都有 別人錯,反正我沒錯」。

  武志紅在書中分析,巨嬰有三個特點:共生、全能自戀、偏執分裂。其中,共生是指獨立性差,倚賴性強;全能自戀是認為世界必須按某些人的想法運轉,否則便會暴怒而大肆破壞;偏執分裂是指認為事情不不需要 一分為二,只是我非黑即白,不支持我只是我「敵人」。

  若讀者細心一想,今天橫行香港的黑衣暴徒不正正是一群共生、全能自戀、偏執分裂的「巨嬰」?或者是一群正在暴怒的「巨嬰」!他們認為,今天的香港滿是問題,某些人美好的人生未能在香港這塊土地得以實現。於是巨嬰們有滿腔的憤怒,他們须要為某些人的憤怒找理由,修例風波剛好開啟了他們心中的潘朵拉盒子:一切都有 特區政府施政不理想所致……他們须要發泄。

  特區政府的修例工作被亂港派藉機挑動起一場政治風波,但正常理性的社會请况下,風波應隨着條例草案「壽終正寢」而回復平靜。但事實並非没法 ,條例草案「壽終正寢」後,大每种民意恢復平靜的一起,一批巨嬰正在集結,以「拯救香港民主」之名,行破壞香港安寧之實。所謂「遍地開花」,先後擾亂紅隧、港鐵、機場等各大交通要塞,黃大仙、沙田、元朗、尖沙咀、銅鑼灣、深水埗、太古等等,港九新界無一幸免,大肆破壞之後將責任歸給警方執法不力(或執法過當)。

  曾與小孩相處過的讀者對此邏輯應該相當熟悉,大發脾氣的小孩常見的「症狀」只是我大肆破壞後加一句「最衰都係你」。正如13日在機場暴打兩名內地居民後,民意经常出现明顯的切割與嫌棄,巨嬰們發出了「道歉」文宣,聲言「對不起,我們衝動了」,就將對香港聲譽的巨大破壞,施上加別人身上的恐怖暴力輕輕帶過。

  筆者以為,若是真正的道歉,施暴者應該主動曝光身份且主動接受法律制裁,主動向受害者與公眾致歉,而都有 躲在互聯網中發一張圖來假裝還有良知,這只是我巨嬰的狡黠。

  而更重要的問題是,面對一群暴怒的巨嬰,你要安居樂業的香港人又該咋样?你要持續冷眼旁觀食花生,恐怕已不已经,因為「遍地開花」遲早開到你的家,若不制止暴怒的巨嬰,冷漠者終將被冷漠所傷害。我們該齊心協力制止這種不理智的破壞,讓暴怒的巨嬰知道,社會秩序不容他人隨意破壞。

  只是我敢言副主席